热线电话
  • 010-88558925010-88558943
  • 010-88558955010-88558948
CMIC专家更多

刘权:我国关键信息基

2021年4月27日,国务院正式通过了《...更多>>

辛鹏骏:网络初具规模

在当前5G网络初具规模、5G用户渗透率持...更多>>

中国市场情报中心 > CMIC研究 > 政策与设计
CMIC:《从计划到行动:美国国家技术战略的实施》摘译

发布时间:2021-12-10 11:10:59

来源:赛迪智库

作者:赛迪智库

【打印】 【进入博客】 【推荐给朋友】

  【CMIC讯】为应对国际新形势变化,从今年1月份开始,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发布有关美国国家技术战略问题研究的系列报告。本期刊登的是该机构7月份发布的系列报告之三:《从计划到行动——实施美国国家技术战略》。赛迪智库军民融合研究所对该报告进行了编译,期望对我国有关机构提供参考。
  
  报告分析了美国技术安全和竞争的四个关键前提,并为落实技术战略框架提出了四项具体行动建议,旨在为美国应对全球技术竞争制定全面的、可操作的技术战略实施路径,有效提升美国政府制定、执行和维持国家技术战略的能力。
  
  一、美国技术安全和竞争的四个关键前提
  
  在国家技术战略总体框架下制定政策,首先需要深入理解当前所处的大背景。面对中国挑战,有四个基本假设对重塑美国技术政策至关重要。
  
  (一)产业政策可以恢复自由和公平竞争
  
  “产业政策”一词引起了决策者和行业领袖的一系列强烈反应。近年来,该词被负面化——批评者认为产业政策是错误的政府过度扩张,或是政府试图挑选赢家和输家的举措。负担沉重、效率低下或有可能破坏自由市场的大量产业政策,的确令人担忧。然而,当针对特定问题限定产业政策适用范围时,产业政策可以成为决策者的一个有效工具。
  
  (二)新时代的技术竞争需要重新定义“国家安全”
  
  美国不能再将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视为不相干的两个目标。随着技术发展,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越来越紧密且不可分割,美国政策已不适应这一变化。随着经济发展和军事优先事项交织在一起,美国政府需要制定新战略,将范围从单纯的国防扩展到国家需求。
  
  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相互联系对美国国家安全机构有利也有弊。由于美国联邦研发支出相对下降,美国军事和国防部门越来越依赖民用关键基础设施和技术创新。20世纪6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资助了三分之二的研发,但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不到四分之一。
  
  依赖私营部门关键基础设施和技术的安全可靠供应,可能使美国在战略上处于不利地位。人工智能、5G无线通信和量子科学等技术领域的进步,将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经济繁荣和全球经济产生巨大影响。然而,除了经济安全之外,新兴技术以及围绕其使用的规范和标准将有助于塑造社会结构、公民自由,以及解决全球气候变化或大流行病等问题。
  
  (三)信息差距对美国在技术竞争中取得成功构成风险
  
  美国政府对国家技术战略关键领域存在四大信息差距。包括:外国科技研究的范围和方向、基于净评估的前景预测和技术预测、各国军队技术研究开发和采购流程、其他国家的供应链安全和韧性。
  
  四大趋势导致了信息差距的扩大。一是技术能力在全球普遍扩散。2021年的美国不再像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那样在全球科技领域占据压倒性优势,越来越多的重大技术突破发生在其他国家且详细信息难以获得。二是创新和技术发展从政府逐步转向私营企业。保护知识产权和专有技术不受竞争对手侵犯,为政府专家全面了解技术研究设置了障碍,同时也使供应链脆弱性等问题变得更难理解。三是信息和数据量不断增加。
  
  (四)技术和供应链扩散意味着美国无法“单打独斗”
  
  美国技术领先的时代已经过去。目前不存在单一的全球市场,供应链越来越分散,且美国并未在经济和军事竞争所需的技术上占据垄断地位。
  
  半导体供应链是全球化市场的新象征。半导体——高级计算机芯片——是几乎所有现代技术设备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一个国家拥有整个半导体供应链本土化所需的资源和人才。
  
  新的国际环境下美国及其盟友开始探索一些不同的长期多边合作计划。今年年初,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在四方安全对话期间,成立了一个新的关键和新兴技术工作组,旨在就国际标准制定、电信基础设施和保障关键供应链安全等问题进行合作。
  
  二、建议 1:加强商务部能力建设
  
  扩大工业与安全局(BIS)的职责。
  
  指定商务部为美国情报界成员。
  
  建立信息融合中心,总部设在国际贸易管理局的工业与分析办公室。
  
  扩大现有工业调查权限的使用。
  
  在商务部下设立《国防生产法》“第三章”办公室。
  
  解决商务部的资源限制。
  
  三、建议 2:降低供应链和技术转让风险
  
  编纂和调整第13873号《保障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行政命令。
  
  更新IEEPA《伯曼修正案》。
  
  为联邦研发资金获得者制定网络和人员安全标准要求。
  
  颁布国家数据保护和隐私法。
  
  四、建议 3:简化技术政策的实施协调机制
  
  建立技术安全协调小组(TSCG)。
  
  在政府系统内明确“关键技术”定义,建立框架和机制、确立优先事项。
  
  指定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下的工业与分析办公室为联邦政府外企风险信息中心,并将其编入法律。
  
  建立国家经济和技术安全情报中心(NETSIC),设在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
  
  五、建议 4:提高构建国际技术伙伴关系的能力
  
  有效务实的美国国家技术战略,需要与美国盟国和其他科技领先的民主国家充分合作。拜登总统正在与日本、四方安全对话和欧盟等进行双边接触,以协调政策并探索在无线通信、半导体和供应链完整性等领域的合作。
  
  六、结语
  
  制订合理的战略是困难的,但高效执行一项战略更具挑战性。一个有效、务实的国家技术战略需要愿景、程序、可执行的框架,并致力于解决实施过程中的官僚主义、法律和监管障碍。决策者和思想领袖往往比较关注大局,容易忽略将战略付诸实施所需的决策和行动。一旦阐明了愿景、制定了框架、确定了流程,就必须把重点放在实施国家技术战略所需的行动上。如何以及是否实施这些行动将对战略的最终成功产生巨大影响。
  
  译自:From Plan to Action: Operationalizing a U.S. National Technology Strategy
  
  以上是部分内容,完整版译丛,点击 《从计划到行动:美国国家技术战略的实施》 查看

责任编辑:言笑晏晏

相关报道
  • --

联系我们:8610-8855 8955 zhouhl@staff.ccidnet.com

广告发布: 8610-88558925

方案、案例展示: 8610-88558925

Copyright 2000-2011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000080号 网站-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