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帮助中心|添加收藏|English
行业研究免费推送

CMIC微信公众平台
 
中国市场情报中心 > CMIC研究 > 管理研究
CMIC:SDN/NFV已过炒作期 如何落地考验运营智慧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7-05 09:41:41   来源:赛迪-中国电子报   作者:刘晶

  【CMIC讯】“2018年是SDN/NFV整体步入务实发展的关键时期,SDN/NFV将在更多场景落地应用,并将加速与人工智能技术的深度融合,推动网络重构步入5G研发为特征的新阶段。”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陈家春在出席2018年中国SDN/NFV大会时做出上述判断。SDN/NFV(软件定义网络/网络功能虚拟化)在经历了多年试点、试验之后,在网络重构和5G商用的推动下,已经到了规模进入现网的时期。
 
  SDN/NFV已过炒作期
 
  国内外运营商都在开展网络重构工作,以便充分利用网络资源,满足消费者灵活、多样化的网络需求。SDN/NFV产业联盟理事长韦乐平认为目前SDN/NFV已经度过了炒作期,进入理性发展阶段。
 
  在SDN方面,目前SDN标准化进程加速,网络南向接口/北向接口定义接近完成、ONF TAP12信息模型发布,而且产业转型推进网络云化也促使SDN进程加快,另一个表现是标准组织开始参与开源组织活动,开源组织又反推标准,这两个组织的协同能够推动SDN/NFV标准健康发展。
 
  基于SDN/NFV的网络云化已经成为业界共识,云网协同大势所趋。根据Analysys Mason预测,2017年全球网络云化市场为52亿美元,未来年增长25%,2020年将达到121亿美元,全球的电信云项目已经超过400个,SDN专线成为热点,SD-WAN是SDN技术迈向大网的关键。
 
  在NFV方面,国外运营商AT&T、Sprint、BT等已经率先部署,NFV开始落地,NFV项目已覆盖所有核心网的网元,包括vEPC、vIMS。美国运营商AT&T的网络转型已经进入拐点,5年可以节省100亿美元。在如今业务收入增长缓慢的电信业,提高企业利润将主要依靠降低成本。
 
  韦乐平认为,尽管如此,运营商网络改造的征程依然艰难。网络云化的挑战不可轻视,运营商“一朵云”理念依然还只是理想,其内部IT系统的复杂性和对外服务在质量、速度上的高要求,导致公有云和电信云依然独立建设,共享只在局端机房和局端地址上实现。在网络基础设施层,“白盒”产品已经开始落地,并实现了600万台采购量,但是“灰盒”在很多场景下还需要有,这个过渡是跨不过去的。
 
  “SDN技术只能解决网络自动化中10%的问题,而90%的问题是组织、流程和人的问题。”韦乐平说,“各大运营商领导要意识到,新技术要应用到网络中,这些不变是无法真正实现的。”
 
  SDN从试点迈向规模应用
 
  “SDN的商业应用有了一些进展,但还是处于艰难探索和推进中。”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张成良与韦乐平判断一致,他说,“运营商对SDN需求很大,希望通过SDN提高网络利用率、敏捷性和整体能力,这也是SDN在云网融合中进展更快的原因。引入SDN要面对运营商十几年网络存量,其中有很多专业功能,都用SDN实现难度是极其大的,现在更多是技术研究,有一些能够开展业务,如SD-WAN。”
 
  引入SDN的好处是实现了网络控制和转发的分离,目前SDN控制器已经可以端到端连通,形成了控制层。而在控制层之上,要加一层编排器支撑未来业务创新,这需要对每一层进行建模。“传统上我们认为SDN控制器是绝对主导,实际上,在控制层面把一些业务模型跟网络功能模型混在一起了,如果是按照网络架构来分,业务功能要进一步向上抽象。”张成良说,“编排器涉及不同专业、不同领域,需要跨域协同,实现端到端的编排和维护。”目前,运营商在编排器上都投入了较大精力。张成良认为,编排器应该由运营商主导,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协调不同专业、不同厂商、不同域的控制器。
 
  据介绍,中国电信在SDN多场景应用都做了一些试点。其中包括:云数据中心、流量调度优化和云网一体化。张成良说,在云数据中心内部资源池上,几年前就开始探索用,现在主要做一些跨数据中心的、跨厂商的方案,推动产品和方案的成熟,后续会大规模普及性应用。中国电信江苏公司2016年开始利用SDN调节IDC的出口流量,例如“双11”可以搜集出口流量状态、调度流量,对特殊用户配置特殊通道,这些技术会在更多地方得到应用。张成良表示,云网一体化已经在多省试点并达到一定规模,明年会趋于成熟,在一些运用场景上实现规模化部署。
 
  张成良说,NFV是网络重构的主导性技术,如果以X86为通用技术架构,目前整个行业还不是很成熟。NFV目前在一些场景上也得到了应用,张成良说,vBRAS在电信一些省级公司里面已经达到几百万规模的应用,但距离真正把宽带业务承载在虚拟化技术上还有一些差距;vIMS已经在现网中实际部署,目前还是软硬分离,没有真的实现业界所说的三层解耦或者是全解耦架构;vEPC探索相对处于初期,2017年做了一些试点,在转发上同样面临挑战;在NFVO层面,已经在现网中有比较大规模的应用,也将是由运营商掌握的重要部分。
 
  5G倒逼发展须加快
 
  “中国移动在进行工作安排时,都以5G时间表在倒逼我们的研发,5G的倒逼时间是非常紧迫的,留给我们的窗口非常短,下一代网络已经是一个非常明确的课题。”中国移动通信研究院网络技术研究所所长段晓东说,“5G与下一代网络是相辅相成的,它是一个全云化、全软件化的网络。”
 
  段晓东说,中国移动将下一代网络分成三个维度:I/O/F(基础设施/运维/网络功能)。I层目前已经发展到了以定制硬件、电信云和自主集成为重点的阶段;O层是编排系统,这一系统正在逐渐向自动化、智能化方向演进;F层除了传统功能外,已经进入了以5G包括固网在内对功能需求的推进阶段,目前整个架构的技术研究工作开始收尾。
 
  对应5G发展,段晓东说,中国移动一直坚持把整个网络定义成两级DC,一个是核心层,另一个是边缘层。核心层无论是全球部署、大区部署还是省级部署,都是一个类型,以承载控制面集中化网元为核心代表;而广泛分布的边缘云,希望变为无论在地市区县,都是面向边缘的,以控制面、转发面为核心,具有广分布特点的架构。按目前设计,未来电信云将来会有数千个以上的DC,这么大的量必须依靠快速部署和统一调度。“我们希望做成一个标准化、模块化、满足电信网级别、灵活部署安装的DC。”段晓东说,“在每个层面根据这个要求,可以进行快速复制,我们在实验室中已经复制出很多套差异化比较大的、厂家互通的模块,未来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复制出一个完整的边缘节点。”
 
  段晓东表示,中国移动近期做出初步决定,要用SDN方案实现两级DC的建设,因为DC许多核心点上的技术要求,包括三层解耦、对网元的要求、统一存储方案、对虚拟层的要求;包括对硬件资源层的模型、管理接口、存储服务器的要求已经做了统一。段晓东说:“尽管采用SDN技术实现,挑战比较大,但我们更难以承受将来从非SDN变成SDN,整个数据基本都要停掉,重新组建的痛苦。”
 
  5G是面向垂直行业的,其中包括未来很有前景的工业互联网,因此5G的边缘计算越来越受到重视,技术发展也很快。“我特别成立了一个小组提前攻关工业里面的技术,发现很多跟过去不太一样的地方。”段晓东说,中国移动倡导超边缘计算,他认为目前边缘计算的位置比较尴尬,往往很多进一步的应用需要进入工厂内部,进入很多工业生产场景中,因此需要在边缘设备上更深度地实现计算。到了超边缘计算会进入现场计算,这个领域对电信企业来说,是全新的领域。
 
  段晓东说,下一代网络是计算和网络深度结合的,过去我们负责将用户数据往上送,以后随着发展,技术和网络要深度融合,我们要研究电信云如何向用户端进行倾斜,例如边缘计算和超边缘计算就是截然不同的,工业制造技术很复杂,有很多实时处理调度技术,目前中国移动也正在攻关,希望和更多的人一起探讨,这是对整个NFV电信云进一步发展更重要的领域。

责任编辑:言笑晏晏

 
[打印] [进入博客] [推荐给朋友]

返回主页 | 关于我们 | 市场情报 | 新用户注册
联系我们:8610-8855 8955 sale@staff.ccidnet.com
广告发布: 8610-88558925
方案、案例展示: 8610-88558925
Copyright 2000-2011 CCIDnet.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000080号 网站-3